5家次新银行买楼 合计花费竟然接近募资净额四分之一

证券日报2017年08月22日09:27分类:民营银行

核心提示:在楼市购房人中,上市银行或许可以算为“另类刚需”。

记者 张 歆 

在楼市购房人中,上市银行或许可以算为“另类刚需”。

据《证券日报》记者独家统计,近一年时间内,至少9家上市银行发布了涉及买房或买地的公告。其中,有5家银行为去年8月份以来新上市的次新银行股,共计花费(含部分预计花费)为24.77亿元,接近5家银行上市合计实际募集资金净额(102.88亿元)的四分之一;即使按照相关银行募集资金总额计算,5家银行“涉房”开销的占比也达到了23%。

逾半数次新银行股买房或买地

或许是由于根深蒂固的“物理网点”情结,商业银行对于固定资产大多有着深深的向往。一年时间内,9家次新银行股中,已经有5家银行宣布或实施买楼或买地计划。

日前,杭州银行公告表示,8月中旬,在杭州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挂牌出让活动中,该行以90437万元的价格竞得杭政储出[2017]37 号地块(地块名称:江干区钱江新城单元JG1308-02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受让土地面积9615平方米,用途为商业兼容商务用地,土地使用年限为40年。此前的今年2月份,该行也曾公告称,2017 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在杭州市购建总行新营业办公大楼的议案》,同意公司在杭州市参与竞拍一处土地并规划建设总行新营业办公大楼,要求该营业办公大楼项目总预算控制在18.7亿元以内。

江阴银行于6月中旬公告称,该行在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开展的“江阴市长江路169号等多处建筑总面积4721.12平方米非住宅用途房地产”司法拍卖项目中竞拍成功,以人民币9704.7万元成交。此前,江阴银行于2016年10月12日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购置位于无锡市滨湖区金融八街3号无锡商会大厦1-4层的房产,购置房产的资金都来源于自有资金,总价款为7988.82万元。两次买房后,该行都作出了类似表述,“购置后本行资产将进一步充实,办公效率和整体形象将得到提升,有利于本行长期持续稳定发展”。

今年5月6日,张家港行采用现金方式购买苏州工业园区恒宇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融盛商务中心项目中建筑面积共计3981.41平方米的商业用房,总价款12811.64万元。 该房产将作为张家港行苏州分行(拟筹) 的营业用房。该行表示,随着公司业务的不断发展,为满足实际业务拓展需求,促进业务的全面发展,董事会决定在苏州开立分行,本次购买房产有利于树立公司形象,改善员工办公环境,吸引优秀人才,符合公司做大做强的发展战略,对优化资源配置、提升企业价值、促进公司可持续发展具有积极意义。

2016年11月28日,常熟银行也以自有资金购买了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商业用房,采用现金方式购买苏州工业园区星座商务广场项目中建筑面积共计9488.43平方米的商业用房,总价款20065.56万元。常熟银行表示,该商业用房毗邻苏州高铁北站,用以拓展苏州市场,在更高平台上获取资源、吸引人才,提升综合竞争力。常熟银行表示,上述举措进一步加速了该行立足本地、服务全省的战略布局,进一步扩大了该在江苏省内的业务辐射半径。

此外,贵阳银行去年9月5日审议通过了《关于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购置营业用房的议案》。根据公司业务发展需要, 同意使用10167万元购置建筑面积合计约6728平方米的三处营业用房,并同意授权高级管理层或其转授权人办理房产转让具体过户手续。

看似单个银行的涉房投资规模并不算惊人,但是,《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5家银行共计花费(含部分预计花费)为24.77亿元,而上述5家银行IPO合计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仅为102.88亿元,募集资金总额为107.25亿元。

老牌上市银行过往楼市抄底战绩显赫

在新上市银行纷纷买楼或买地的同时,老牌上市银行也没有闲着。

去年12月底,招商银行宣布竞得深圳市南山区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的商业服务用地使用权,总价款59.5亿元。在招商银行来看,“购买该地块土地使用权将满足本公司的实际需求,有利于本公司长远发展,也符合本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对本公司财务状况不构成重大影响”。

2016年8月底,宁波银行也曾审议通过关于购置温州分行营业用房的议案。会议同意授权经营管理层在总投资3.2亿元左右办理温州分行营业用房购置相关事宜。此后,去年年底,该行审议通过了关于无锡分行营业用房置换的议案。

此外,还有上市银行公告,2017年固定资产投资预算与2016年实际执行情况相比有所增长,主要源于已批准房产购置项目按工程进度或合同约定付款有所增加。

抛开买楼或拿地对于银行品牌贡献度的技术性讨论,单从财务数据来看,近年来上市银行购置房产或拿地,确实曾经多次成功抄底。

上市银行购置固定资产增速最大的年份为2008年和2009年,这两年恰逢国际金融危机,房价出现过一轮大幅下降。而2010年随着我国经济率先复苏,房价也曾短暂出现报复性反弹。此后宏观调控逐步收紧,到2011年年底包括北京在内的多个一线城市房价出现下降,而上市银行购置固定资产数量也相对较高。2012年之后房价呈现上涨,上市银行买楼的整体意愿也明显下降。

此外,上市银行过往的买楼战绩,还为未来业绩埋下了“富矿”。据《证券日报》记者此前的独家测算,截至去年中期,上市银行的5500亿元“涉房固定资产”(原值接近8000亿元),即使按照保守的估计,真实市价也达到4万亿元,如果估价再大胆一点,则账外隐藏的“私房钱”可能超过6万亿元。如果说6万亿元的天文数字比较抽象,那么可以选取所有A股上市银行2016年合计的净利润来进行对比,后者仅为1.35万亿元。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新华金融客户端二维码

[责任编辑:穆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