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加息必要性有多大?

证券日报2017年11月03日09:01分类:图片新闻

阎 岳 

近期,各经济体在货币政策上的分歧有所加大。在美联储缩表日期及规划明确后,欧洲央行也于日前明确,资产购买计划将在今年12月份到期后再延长9个月,并且从2018年1月份起,缩减每月6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规模。尽管这是欧洲央行第三次延长量化宽松实施期限,但其逐步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的意图已跃然纸上。美联储11月1日宣布,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1%至1.25%的水平不变,并暗示12月份加息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而在国内,呼吁加息的声音也逐渐出现。出现这种声音的主要理由是债券市场震荡幅度加大,国债、国开债等主流交易品种大幅下跌,10年期国债收益率逼近4%。

笔者认为,正如降准存在理论空间一样,加息在理论上同样也是行得通的。但从国内通胀水平、人民币汇率变化以及解决中小企业融资贵等因素来分析,加息的必要性就会大大降低。

今年9月30日,央行推出了对普惠金融实施定向降准的措施,并将在2018年正式实施。在央行宣布定向降准之前,市场各方就对降准的必要性进行过充分讨论,认为普降的必要性并不是很大。在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采取定向降准的措施后,央行迅速推出了升级版的定向降准政策。

那么,央行会不会也来个定向加息以引导信贷资金的流向呢?笔者认为,在利率市场化已经取得显著成效的当下,基准利率只是起到一个参考的作用,其他各种市场化的利率曲线对实际利率的指导意义更强。因此,进一步提升利率市场化水平就能起到定向加息的作用。

比如,定向加息体现的最为明显的就要属个人住房贷款了。目前,北京地区五大国有商业银行首套房贷款利率已经最低上浮5%,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最低上浮10%,其他各地也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浮,房贷利率的调整对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的作用是积极而且有效的。

当然了,在利率市场化水平显著提高的当下,定向加息与否的决定权更多掌握在商业银行的手里。

除定向加息之外,适度引导市场利率上行也是应对外部货币环境变化的一个有效方法。今年1月底、2月初,MLF和逆回购的中标利率就曾两次上调。央行有关负责人称,公开市场操作有自己的量、价目标,当侧重点在价的目标时,量(招标规模)就要随行就市;当侧重于操作量时,价格(中标利率)就会随行就市。

调整货币市场中标利率一方面会让金融机构适应外部货币环境的变化,另一方面也不会对当前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向产生误解。因此,这是一个性价比较高的选择。

总之,应对外部货币环境变化与适应国内经济需求是加息与否需要考虑的两个要素,其中后者所占比重更大。而且,当前我国金融调控采取“双支柱”的模式,也降低了货币政策采取单方面措施的必要性。所以,加快利率市场化进程、督促金融机构适应新的金融监管环境才是当前比较迫切的事情。

新华金融客户端:权威财讯尽在“掌握”,扫码或长按二维码下载

新华金融客户端二维码

[责任编辑:穆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