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简明:华信走的是一条不同的路

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12月22日20:35分类:银行家

中国华信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创立集体制民营企业发展模式,带领公司获取海外油气资源,服务国家战略,赢得国际能源行业话语权。

获 奖 理 由 

他以清晰的战略、精准的布局、包容的文化和灵活的机制,用短短十余年的时间将企业带进世界500强,使之成为中国最大的民营能源企业;他领导企业在风云际会的国际市场左冲右突,获取海外上游油气资源,服务国家能源战略;他追求的不仅是做中国企业的百年品牌,也不仅是成为全球一流的能源企业,而是实现“中国石油梦”。

2017年9月8日晚间,全球资源贸易巨头瑞士嘉能可(Glencore)发布公告称,将其与卡塔尔主权基金(QIA)所共同持有的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Rosneft,下称俄油)14.16%股权,转让给中国民营能源公司中国华信(CEFC)。华信方面公告称,交易对价约为91亿美元

这件交易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因为,收购一经交割,中国华信将成为俄油第三大股东,并获得每年4200万吨和总量为26.7亿吨油气储量的石油权益,跻身世界最大的石油公司之列。而且,嘉能可和卡塔尔主权财富基金所出售的股份,在9个月前才刚刚购入,就立刻转手。

国内外众多媒体开始关注这桩引人关注的收购和实施收购的这家名叫“中国华信”的民营企业。

这让中国华信董事会主席叶简明意识到:“我们成为了焦点。

在叶简明看来,高调和过度曝光,和他一直以来的观念是违背的。“一些媒体和公众以消费品企业的舆论风格衡量华信,觉得华信神秘和低调,这是不公平的。”

他今年40岁,在他的观念里,消费品和互联网等行业,宣传企业和老板,塑造公众英雄,是一种低成本的广告宣传行为,而华信的产业主要是B2B,客户主要是企业,没有必要像消费品、互联网企业那样高调宣传。

“低调绝不是刻意的。”叶简明说,低调做事,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标,是为了实现“中国石油梦”,“成为全球一流的石油跨国公司,就意味着要与美欧石油利益集团分蛋糕,一家中国企业做这件事,很容易被原有势力看成是挑战。如果高调宣扬,必然会遭遇更多的阻碍、打击,甚至暗算,那就永远不可能实现这个‘中国石油梦’。”

石油之路

叶简明做的是石油生意,而华信是一家民营企业。

2017年7月20日,《财富》杂志发布了最新一期的世界500强企业榜单。中国华信以437.43亿美元的营收,位列世界第222位,比去年上升7位。这已经是中国华信连续第四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

由于体制原因,作为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中国石油工业一直以国有石油央企为主,民营公司很难有所作为。

华信,是《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上中国最大的非国有能源公司,在中国企业里,这是不同寻常的。

叶简明曾在讲话中对外界透露,2006年是华信进入能源行业的起点。11年时间,华信就成长为世界级能源企业,很多人都好奇,速度背后的商业奇迹到底是如何实现的?

今年10月,华信对外公开发布了一篇叶简明的内部讲话,名为《盛夏与严冬仅一步之遥》,这被外界视为华信首次公开披露发家史。

在这篇讲话中,叶简明非常简单地梳理了自己创立华信的发展史:从学校毕业出来,给家族做事,打下了一定的基础。1999年到香港去,回来以后在福州找了几个合伙人,2000年设立了进出口公司,2005年设立了金融投资公司福建华信控股,2006年开始涉足能源。

“华航拍卖是我们第一个大机遇。”2006年6月,福建省华夏拍卖有限公司受福建省产权交易中心的委托,公开拍卖厦门华航石油公司100%的股权。华信虽然赢得竞标,但由于标的资产存在瑕疵,导致交易最终并未达成。

虽然拍卖最终夭折,但华信因参与华航石油拍卖,开始接触石油、成品油业务的行业特点和操作,并且通过竞拍接洽,吸引到华航石油管理团队和业务人员的加入,由此开启了华信的石油之路。

我们发现,在国内这个行业我们什么都不能干,什么也干不了。”叶简明解释,国内民营企业能涉足的无非就是加油站、炼油厂、化工厂,民营炼油厂的包袱都很重,如果不是国家政策非常支持的,投资成本都很高。比如建一个炼油厂要100亿元,从消耗成本到开始生产要花好几十亿元,如果战线拖得长,消耗比投资的预算成本还要高出1-2倍,这几乎是现在的炼油厂普遍都存在的问题。

规模化终端就更困难,在目前的体制下,民营加油站几乎不可能形成几百、上千家的规模,由此产生的问题是,单个加油站的管理成本很高,也形成不了整体的产业结合。

面对上游油气被产油国控制,下游终端在国内由几桶油主导的局面,叶简明坦言,石油产业链条中,剩下的就是国际贸易和国内贸易了。“国际贸易都是欧美日财团控制,实际背后是金融寡头,国内贸易很多都是利用能掌握的资源进行倒买倒卖,这个不是我们想干的。”

叶简明想做的是整合,他为自己的观念建立了一套理论,叫建立“有组织的共同经济体”。

“国内做贸易的很多,但是很分散,没有一家企业能把这个市场垄断,规模也做不大。”叶简明说,大多数从事贸易的公司,只能单方面地和某家工厂或者某家炼油厂有直接联系,“我们当时提出了共同经济体,就是要形成一定的规模,建立对上游的议价权。”

在他看来,因为规模效益,华信才逐步在这个行业中间环节的国际贸易上有了影响力,“影响力是很重要的,我们才真正踏入了石油的圈子。”

转向原油的国际贸易,目的是通过国际贸易来发展终端。”在叶简明的上述讲话中,这被归纳为华信发展的第二阶段。

2015年12月14日,中国华信与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公司在北京签署控股协议,收购其子公司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国际公司(KMGI)51%股份。通过收购KMGI股权,中国华信在欧洲多国一举获得了1100多座加油站和油库管理系统。

为了避免与国内国企、央企竞争,我们始终把战略目标放在海外,在欧洲控制终端,再和国内市场进行互动。并通过金融手段来服务这些终端,最终是获取上游资源。” 叶简明说,获取欧洲下游油气终端业务,华信的目标不只是为了开加油站和炼油厂,而是意在通过获得对下游油气终端的控制权,以此为基础去获取上游油气区块权益。

“获取上游的权益,重点是在俄罗斯、中亚地区、中东地区。”叶简明说,华信现在获取了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陆上区块4%的权益,海上区块的合作也在推进,还有卡塔尔的天然气、阿曼的原油。”

2017年2月20日,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宣布,其与中国华信签署协议,出让4%的陆上油田区块权益。根据协议中4%的项目权益及目前的年产量计算,中国华信获得的年度份额油将超过320万吨。

“当你有了权益之后,长约又非常重要。因为石油的价格是有波动的,是不稳定的,现在价格低,市场的油就多;如果价格一高,你就不一定买得到油,你的加工厂可能就要停产。所以谁能签到长约是很重要的。”叶简明说,华信已经签了不少长约,现在整体的权益已经达到了将近8000万吨,成本将近1000亿人民币

一些外界声音认为,国内一些油气企业在获取国际油气资源时,往往溢价过高,并不划算。

但在叶简明看来,华信的成本并不算高,除了当前国际油价处于历史低位外,也和华信主要通过股权收购的方式获取权益有关,“这次我们收购了俄油14.16%的股权,有很多声音说我们俄油的股权是溢价收购,实际这个价格是很便宜的,我们测算下来他们(卡塔尔主权基金和嘉能可)实际是亏损了3亿多人民币。”

在国际上布局油气终端,获取上游资源权益之后,回到国内,华信主要做石油储备和精细化工。

“我们海外的油进来,不是直接进入‘三桶油’的炼厂,更多是进入了国家储备,一部分和地方炼油厂合作。”叶简明介绍,国内战略中,更重要是做国家紧缺的精细化工材料,其中主要是烯烃类。

中国烯烃需求巨大,2015年中国烯烃进口接近2000万吨,很多以烯烃为原材料的深加工厂,都要通过韩国、日本、新加坡进口,而且价格很高。

“我们现在就要通过进入阿布扎比、俄罗斯的石油公司,获取上游LPG、凝析油这些好的原材料,在国内大规模投产烯烃,目前在海南已经开始规划、立项。”叶简明说,华信的紧迫感在于,要尽快找到、布局、实施传统油气资源战略新生的路径和方法,不能坐等“资产”成为未来难以负荷的“包袱”,“要未雨绸缪,掌握油气行业‘战略新生’的先机,甚至成为领导者。”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穆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