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储银行重庆分行:“金融助民”需要的不仅仅是创新

重庆新闻网2018年12月26日15:33分类:中资银行

2018年岁末,又到了总结一年收成的时候。重庆杰利来日用五金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郭方杰看完财务报表后明显心情不错。“今年我们的产值已经超过去年产值一千万了。”郭方杰说。

20年前,郭方杰刚创办乡镇企业的时候只是“想做点生意”,将老一辈人嘱咐的“不差账”作为自己创业信条;20年后,郭方杰依靠着企业利润和银行贷款,修建并运营起现代化生产基地,他的企业也成了重庆最大的衣架制造企业。

“我两处厂房占地80多亩,总投资7000多万,新厂建起来后的一段时间里,企业流动资金很紧张,如果没有银行贷款,那么市场推广、设备更新、人才引进等都会受到影响,企业的发展也不可能会到现在的规模。”郭方杰告诉记者,在做企业的20年时间里,金融体系扶持民营经济他听说过,但一开始并不理解,因为银行的贷款有利息,这些利息最终会算到企业成本里,不过那几年在银行贷款的支持下企业渡过难关之后,他懂得了资金的时间价值,以及资金流动起来所产生的效益。

传统金融体系下的“银企两难”

“杰利来公司是一家非常优质的民营企业,我们也为他们提供了1600万元的贷款。”邮储银行重庆大足区支行公司部经理谢朝霞说:“但是除了杰利来,还有很多民营企业有可能在获得贷款后发展得更好,这对我们做银行信贷的来说,是新的市场,也是一直存在的挑战。”

作为一名退伍后在银行工作了10年的老客户经理,谢朝霞与不少民营企业打过交道,也深知“金融体系帮助民营经济发展”这句话背后的不容易。

“银行本身作为金融机构,首要任务是保证资金的安全,然后根据国家的发展战略和宏观调控,对不同产业进行不同力度的支持,比如现在高污染、高耗能还有产业过剩的行业的企业,就不能在我们这里获得支持。”谢朝霞告诉记者,民营企业作为市场经济发展和解决就业的主力军,体量确实不小,但这个体量的背后,除了屈指可数的大型企业,就是千千万万的中、小型企业,还有个体商户,这些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在向银行等金融机构寻求资金支持的时候,很多都存在抵押物不足值、三角债、财务状况不明晰、其他原因造成的个人征信受损等情况,会影响银行的授信。

“还有就是在民营经济中占绝大多数中、小型企业以及个体商户体量不大,但银行信贷资金审核的流程却一个都不能少,这些成本最终都会体现在企业的贷款成本上。”谢朝霞说:“这些问题在传统金融体系的框架下,让银行信贷部门面对很多民营企业需求的时候显得‘难办’,中小企业也容易碰到‘贷款难’、‘贷款贵’等问题。”

“金融助民”要创新,但不能仅仅靠创新

既然发现了问题,那就要有对“症”的药方。在谢朝霞印象中,他所在的邮储银行重庆分行从最开始只有小额个人贷款业务,慢慢发展到针对个体商户的业务,再到小型企业,最后到联合政府开展“助保贷”业务,他所经手的每一笔贷款最后都落到了民营企业和个体商户上。

“我认为金融机构和民营企业、个体商户之间最终是一种互相扶持和帮助的关系,银行要想更好地帮助到企业,体现自身的价值,就必须创新,但又不能仅仅靠创新。”谢朝霞告诉记者,以“助保贷”为例,这是一项通过搭建政府、企业、银行三方合作的金融产品。其中,企业在提供一定担保的基础上,缴纳一定比例的助保金,与政府提供的风险补偿资金共同作为增信手段,发挥资金规模效应和杠杆放大效应,为企业提供担保贷款。

此外邮储银行重庆分行推出了贷款“5+3”模式,企业可以在授信后最长五年内循环支用贷款,单笔流动资金贷款最长可达三年,让不少民营企业解决了资金周转的后顾之忧;而针对没有企业资质的个体工商户,邮储银行重庆分行还推出了更灵活的个商贷款产品,可以满足不同企业不同商户的需求。

“但为什么我觉得要做到‘金融助民’不能仅仅靠创新呢?”谢朝霞说:“就是因为占民营经济绝大多数的中、小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虽然有需求,但分布太散,金额也比较小,需要我们一家一家地去跑,去核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个辛苦活。”

谢朝霞的观点得到了重庆大足区孟传国五金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孟波的支持。

“我爹孟传国给人打了一辈子菜刀,手艺传到我这里终于开了一个厂。”孟波告诉记者,2017年他在邮储银行65万元贷款的支持下,将自己的小作坊升级成了五金加工厂,产值也从以前的小几十万赚几万变成了现在的产值200多万,以前从农村跟着他出来的伙计也变成了一个月拿4000元左右工资的工人。

“我企业还在初创阶段,银行就算给500万元我也用不了,还得多付利息。”孟波说:“现在有了邮储银行和其他老客户的支持,我家‘孟铁匠’的名气已经走出大足,砖刀、菜刀这些产品在网上也卖得很好,相信用不了几年我这个企业还可以做得大一点。”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曹梓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