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构性存款“量价”齐跌 部分银行一度停售

作为银行保本理财产品的替代产品,结构性存款产品一度呈现发行“井喷”态势。但在监管层数次出手规范后,曾经备受青睐的结构性存款产品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难以再现过往“揽储利器”的风光。

央行数据显示,6月份结构性存款规模显著下降,收益率也呈下降趋势。截至6月末,中资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为10.83万亿元,较5月末的11.84万亿元减少超过1万亿元。

近日,记者走访北京地区多家银行后了解到,各家银行结构性存款发行规模及收益率均有所下降。

交通银行研究员、西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邓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结构性存款发行规模以及收益率下降是必然趋势,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利率市场化加速,贷款LPR利率下行后,存贷款利差倒挂,加剧商业银行存款资金的成本,在调整贷款利率基础上,存款利率必须进一步下调,否则商业银行的经营将面临高昂的成本。

其次,宏观经济下行趋势与新冠病毒疫情冲击叠加,未来的经济充满不确定性,资产价格明显下降,结构性存款利率必然受到较大影响。

最后,资管新规细则进一步落地,监管部门加大对套利性结构性存款的检查力度,商业银行的某些高收益率结构性存款必然遭遇监管处罚,引导结构性存款收益率下降将是监管主要方向,这也是打击资金空转的有力措施之一。

6月份余额环比减少万亿元

记者对近几年央行数据梳理后发现,2018年8月份、9月份以及2019年1月份,中资全国性银行的结构性存款(含个人、单位)规模曾先后三次冲破10万亿元大关,并在2019年2月份首次超过11万亿元,达到112259.60亿元的峰值。

继2019年监管层多次发文规范后,结构性存款规模增长有所放缓。2019年12月末,结构性存款规模为9.6万亿元,跌至10万亿元之下。但2020年以来,北京地区部分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规模一度出现增量、增速“双高”现象,加剧了存款市场的非理性竞争。为防范该业务产生的各类风险,6月12日,北京银保监局下发《关于结构性存款业务风险提示的通知》,要求年内结构性存款业务增长过快的辖内银行,切实采取有力措施,逐月压降本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在2020年末将总量控制在监管政策要求的范围之内。

随着监管部门加大整治力度,6月份结构性存款规模显著下降。最新央行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中资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为10.83万亿元,较5月末的11.84万亿元减少超过1万亿元。其中,中小型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减少7740.5亿元,大型银行减少2368.7亿元。

央行数据还显示,今年前四个月,全国中资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环比分别增加11945.47亿元、234.89亿元、8512.08亿元、4719.5亿元,但最近两个月却出现大幅下滑,5月份、6月份分别下降3009.61亿元、10109.2亿元。

发行规模与预期收益率“双降”

近期,记者走访北京地区多家银行网点后发现,结构性存款市场有明显降温迹象,各家银行发行的结构性存款呈现“量价齐跌”局面,甚至部分银行已经停售结构性存款。

多家银行理财经理表示,近期银行发行的结构性存款产品数量越来越少,虽然购买的投资者不多,但部分产品的发行额度仍比较紧张。

以某国有大行为例,该银行的理财经理向记者透露:“由于结构性存款规模受限,近期我行没有发行结构性存款产品,至于何时发行,我们也不是很清楚。而且,最近购买的人也比较少。”

一家股份制银行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已收到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要求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在今年年底前逐步压降至年初规模的三分之二。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银行曾一度停售结构性存款产品。另一家股份制银行的理财经理对记者表示,6月中下旬接到上级通知,结构性存款产品曾停止销售。“7月份已经恢复发行结构性存款,但产品发行的数量和收益均有所下降。”

结构性存款产品除了发行量在减少之外,收益率也在持续下降,多家银行结构性存款的预期最高收益率已下调至3%左右。例如,一家股份制银行“挂钩汇率三层区间”的结构性存款产品,最高预期收益率已从3%之上降至2%左右。

“我行目前2年期以上的结构性存款利率,与3年期的定期存款利率差不多,最高利率可达3%以上。”据某国有大行理财经理介绍,3年期人民币定期存款利率为3.85%,而且是固定收益;但结构性存款产品是区间收益,收益是不确定性的。“目前定期存款产品和保险产品已成为保本型理财产品最好的替代品,比较受大家欢迎。”

普益标准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7月份,结构性存款产品发行量为1020只,较上个月减少715只。其中,人民币结构性存款平均预期收益率为2.61%,环比下跌0.08个百分点。

据融360大数据研究院不完全数据统计显示,6月份发行的人民币结构性存款平均期限为147天,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为3.93%,环比下降61个基点(BP),国有银行相关产品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要低于股份制银行,结构性存款到期收益率整体呈现小幅下降趋势。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随着监管趋严,近期各家银行正在销售的结构性存款产品的设计也越来越规范,部分银行已将此前的“两层”结构设计向“三层”结构设计转变。

一家银行的理财经理向记者表示,以往银行结构性存款产品通常有两层收益结构,且浮动收益率的波动区间设计得较窄,为投资者实现预期收益率提供一个“定心丸”,但现在的结构性存款产品几乎都是设置三档收益率或宽幅收益区间,不确定性风险更大了。

下半年规模仍将持续压降

普益标准研究员杨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6月份结构性存款产品量价齐跌,主要是监管政策初步显现的效果。监管目标在于降低银行负债端成本,有效疏通利率传导机制,约束年初以来部分企业利用短债、贷款、票据贴现和结构性存款进行套利的现象。3月初,监管部门下发《关于加强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从价格上对结构性存款进行约束;6月份,又对部分商业银行进行窗口指导,从量上进行限制,要求压缩增长过快的结构性存款规模,力争在9月底将规模降至年初水平、在年底前降至年初规模的三分之二。此外,结构性存款利率下降,也受到市场因素影响。今年以来,资金面持续宽松,市场利率整体走低,也限制了结构性存款利率的上行。

在杨超看来,结构性存款受监管政策的影响较大。在强监管环境下,预计下半年结构性存款规模将持续压降,直到符合监管目标,结构性存款利率也仍有下行空间。

邓宇表示,结构性存款利率下行后,净值类产品受到普遍欢迎,包括结构性理财、股票型基金以及大量净值化产品开始取代结构性存款,成为资产配置的主要方向。从趋势来看,国内资本市场也面临较多市场机会,包括资本市场改革加速、科创板和新三板精选层的推进,预计权益性资产也将成为主流配置之一。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刘银平也认为,结构性存款市场受监管政策影响较大,预计下半年结构性存款市场最大的变化就是规模持续压降。另外,股份制银行大额存单的发行占比较大,受到的影响也较大。

编辑:翟卓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翟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