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银行优化人才结构:左手紧握科技 右手推向基层

大型商业银行正在从“人才收割机”到人才结构优化转变。

近期,记者了解到,部分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等大型商业银行正在逐步优化人才结构,一方面引入金融科技人才;另一方面,增加基层人员配置,减少行政机关人员数量。

根据记者独家了解的内容,近期,已有大型商业银行内部通知,要求顺应2023年-2025年退休高峰,集中进行较大幅度的人数调整,比例7%-9%。简单测算,该银行每年退休员工数量愈2万人。与之同时,要求压降本部人员数量,把人力资源优先配置到基层一线。

按目前四大行多则45万人,少则30万员工数量来计算,9%的人员压降目标比例,对应员工数量为2.7-4万人。而上述银行每年2万人退休,2023-2025年总退休人数是6万人。也就是说,银行趁着退休潮,进一步加大年轻人和一线业务人员的招收数量,未来可期。

而业界预期已久的银行人员结构调整大潮,已经来临。

进出之间:校园扩招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四大行等历史包袱较重,近两年不断增加新招聘大学毕业生数量,除了满足国家政策“稳就业”政策要求外,亦有改善人员结构考量在内。此外,一些股份制银行用人机制相对灵活,但亦对员工总数有所管控。

国有大行近两年加大了招聘力度。8月末以来,四大行陆续发布2021年度校园秋招计划,四大行今年计划招聘总计近7万人。其中,工商银行拟招聘1.9万人;农业银行秋招计划规模最大,拟招聘2.21万人;建设银行、中国银行秋招人数约1.81万人及1.12万人。

其中,工行此次招聘包括境内39家一级(直属)分行、11家直属机构、利润中心和7家综合化子公司。子公司中,工银理财招聘40人,工银科技招聘80人,工银安盛招聘126人。各分行中,北京分行招聘400人,上海分行招聘680人,深圳分行招聘400人,广东省分行招聘1000人,浙江省分行招聘1015人。

建设银行招聘机构包括总行、15家总行直属机构、37家一级分行。子公司中德住房储蓄银行、建信金融、建信人寿、建信财保、建信理财等也有少量岗位招聘。建行总部计划招收155人,北京市分行招聘500人,上海市分行招聘300人,深圳市分行招聘350人,广东省分行招聘1200人,浙江省分行招聘1070人,江苏省分行招聘1100人。农业银行校园招聘中,农行北京市分行、上海市分行、深圳市分行、广东省分行、浙江省分行、江苏省分行分别计划招聘500人、600人、450人、1500人、1350人、1500人。

股份制银行中,华夏银行发布秋季校招公告,上海分行招聘50人,重庆分行招聘50人,其他分行和岗位若干人。兴业银行发布公告招聘FinTech管理培训生1200人,业务管理类,信息技术类800人。

大型银行扩招,与“稳就业”政策要求有一定关系。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预计2021届高校毕业生总规模预计909万人,同比增加35万,再创历史新高。

但实际上,国有大行扩招伴生的,是大量员工退休潮到来。

员工减少之因:退休潮到来

相较于去年,各大行校招岗位数量均有所上升。去年国有大行校园秋季招聘中,工行、建行、中行计划招聘总计4.4万人。

同时,大型银行员工数量大幅减少。2021年半年报显示,四大行人员减少了2.23万人。其中,工行由去年末的44万人减少至43万人,农行由459000减少至454081人,中行由309084人减少至305594人,建行则有349671减少至345755人,合计四大行上半年减少了22355人。

工商银行员工减少最多。截至今年6月末,工行共有员工43.03万人,较去年年末的43.98万人减少近0.95万人。工行在半年报中表示,造成员工减少的主要原因为上半年到龄退休人员较多,等下半年校园招聘应届毕业生集中入职后,预计年末人员总量仍保持在44万人左右。

有大行人士表示,四大行的人才历史包袱比较重,近两年又恰逢是恢复建行以来陆续入职员工的退休高峰期。从历史看,1979年,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和中国人民建设银行相继恢复,1984年,中国工商银行从中国人民银行分离,从而形成四大国有专业银行的格局。四大行员工一直较为稳定,以一名20岁的年轻人恢复建行之后入职、60岁退休简单计算,在2019年-2025年是退休高峰。

各大国有银行陆续进入退休高峰期。记者独家获悉,近期,已有大型商业银行内部通知,要求顺应2023年-2025年退休高峰,集中进行较大幅度的人员压降,压降比例7%-9%。简单测算,该银行每年退休员工数量愈2万人。

这一趋势与老龄化趋势相符合。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达到18.7%,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比重达到13.5%。60岁及以上人口中,60-69岁的低龄老年人口占55.83%,这些低龄老年人大多具有知识、经验、技能的优势,身体状况还可以。

员工老化对一家公司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咨询公司麦肯锡曾发布报告,未来5到10年,零售银行依靠物理网点与增加人力的传统规模增长模式将无以为继,将转而通过数字化技术驱动,实现下一代银行的规模化增长。

与国有大行有所不同,股份制银行相对年轻。但部分股份行人士反映称其招聘员工数亦“总量控制”。有华南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该行目前的员工策略是“总量控制”,总人数规模不再大幅增加,新招聘员工的学历、技能要求亦有所提高。

增配金融科技人才

“金融科技可以说是我们现在唯一‘不计成本’投入的领域。”一位股份制银行表示。

多家银行将“金融科技”作为其核心战略之一。更重要的体现在增量部分,去年以来四大行、股份制银行等的校园招聘秋招、春招中,金融科技人员渐成第一大招聘门类。

今年秋季校园招聘中,金融科技部门成为主要招聘岗位之一,不少银行金融科技类成招聘人数最多的岗位,部分银行也设有金融科技管培生。

例如,中国银行软件中心招738人,信息科技运营中心招143人;农业银行研发中心招650人,工商银行软件开发中心招800人;交通银行招软件开发工程师780人,信息技术研发90人,IT系统管理70人,技术测试30人。

在秋招公告中,不少银行都将科技人才招聘列为专项招聘。工行设置专业“英才计划”、“科技菁英计划”,前者主要为新兴业务、重点业务及综合保障类岗位提供专业人才储备,后者主要为产品研发、用户研究、大数据分析、平台建设、信息安全与管理等领域提供科技人才储备;建行设置了科技类专项人才招聘;农业银行设置了两类科技岗位,包括科技英才岗和信息科技岗。

此外,今年银行秋招宣传即聚焦于“数字化”“金融科技”,交通银行以“聚焦数字耀未来”为主题,打出“聚焦科技,交出大招,数字未来,任你创造”的宣传语;招商银行则是“诚邀你一同探索数字时代3.0经营模式的星辰大海”。农业银行、交通银行等银行在招聘公告里表示原则上金融科技类(如软件开发、数据分析、自动化、金融工程、智能科技等)相关专业优先。

工商银行在半年报强调,“有序推进金融科技人才兴业工程,加大‘科技菁英’校园招聘力度,积极引入高端社会化专业科技人才,探索建立‘科技培养—业务使用’的金融科技人才‘蓄水池’机制,积极培养‘懂业务、通技术’的复合型金融科技人才队伍。”

2020年,工行金融科技人员3.54万人,占全行员工的8.1%;金融科技投入238.19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70%。建行金融科技人员数量为1.31万人,占比3.51%;金融科技投入为221.09亿元,占比2.93%。

股份制银行中,2020年,兴业银行信息科技正式员工2331人,科技人员占公司员工总数的比例约4.82%;信息科技投入48.62亿元,同比增长36%。光大银行全行科技人员1965人,比上年增长27.43%,占全行员工的4.24%。

增配基层员工数量

“我以前是个柜员。当初那个时候,我就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我一直以为,银行是把我当行长接班人来培养的。”去年,《脱口秀大会》栏目吐槽银行人工作日常的段子流行网络。

实际上,各大银行虽然大力度招聘金融科技人才,线下营业网点数量也减少,但与之伴生的,是银行正在调整人力配置模式,将人力资源优先配置到基层一线。

根据记者独家获取的材料,已有国有大行要求减少本部人员,增配基层数量。该行要求,到2022年底,一级分行本部人员应较目前有所压降;到2025年底,境内分行压降2万人左右。要求压降本部人员数量,把人力资源优先配置到基层一线。

大约自2012年开始,国有大行等招聘新员工逐渐要求,新入职员工都要去基层锻炼两到三年,自此,银行业新入职两年以内的员工,基本都是在基层机构度过的。

商业银行的一线人员包括支行长、支行副行长、客户经理、柜员,承担了银行运转的基础职能。有银行基层员工反映称,大行几乎每项业务都有业绩指标,包括拉存款、卖理财、卖保险、新开户,甚至还包括黄金产品。“基本都完不成,有时候只能抓大放小”。

根据中国银行业协会《2020年中国银行业服务报告》,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银行业金融机构离柜交易达3708.72亿笔,同比增长14.59%;离柜交易总额达2308.36万亿元,同比增长12.18%;银行业平均电子渠道分流率为90.88%。截至2020年末,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点总数达到22.67万个,与2019年末相比,网点总数下降了1000余个。

编辑:翟卓

声明:新华财经为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任何情况下,本平台所发布的信息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翟卓]